当前位置: 首页 > 手机快讯 >
一线丨王峰对话郑刚:贾跃亭造车是认真的,可惜栽在手机上
2018-04-14 23:58:07  来源:网络

4月9日晚,“王峰十问”继续进行,火星财经发起人,蓝港互动集团创始人王峰对话了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。

郑刚作为天使投资人,曾因投资陌陌一战成名,而后又投资了锤子科技、映客等诸多项目。2018年,郑刚不再只做投资,还以创业者身份亲自投身新能源汽车领域创业,创办英文名为Neuron的一家汽车公司,出任公司董事长兼CEO。

在对话中,郑刚表示,Neuron甚至现在还不能说已经诞生,目前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,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诞生下来,把基础工作做好。

对于融资6亿元太少无法实现造车的疑问,郑刚解释称,6亿元当然无法实现造车,但是紧凑着用,足够公司实现第一年的预算,建立桥头堡。即完成初具规模的国内外高端人才聚集,实现产品定义和1-2款可变动的车型设计,量产选址和商务开拓,样车的制造以及品牌的初步建设。

郑刚称,Neuron美国公司有部分人员来自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创办的FF91电动汽车公司。他认为,贾跃亭并不是因为造车才导致乐视今天的局面,而是因为他做了乐视手机。

“老贾是最早进入这个行业的,造车计划早于蔚来、车和家、小鹏等,这方面他是很有远见的,他对新能源汽车的前瞻性理解比任何人都早和深,必须佩服。”

郑刚还说,要是贾跃亭不去搅手机的浑水,而是聚焦在乐视主营业务和提升用户体验上,也不至于亏了数百亿,导致整个生态轰然倒塌,继而影响到新能源汽车的持续投入。

以下是二人对话部分实录:

王峰:你如何评价因为投资电动汽车而丧失乐视帝国“贾氏造车”?

郑刚:造车这件事,资金问题自然是第一要素,其次还有人才、中国特色的生产资质等要素。没有启动资金进不了场,搞不定后续资金就是死路一条。此外,没有管理和制造人才,这条路也走不通。在目前行业大热的情况下,人才薪酬呈指数级上升,抢夺人才让原本是夕阳行业的汽车行业技术人才和高管成了香饽饽。新能源汽车作为一个新品类是对传统燃油汽车产业的颠覆,而对人才的热烈渴求反过来又焕发出了行业人才的第二春。

本不想评论贾跃亭,因为我不认识他,也没任何瓜葛,但我们美国分公司有一部分人来自原来老贾FF的团队,因此有一定侧面的信息。我的理解是,普通大众对他造车有一定的误解,认为是造车害了他,其实不是。老贾是最早进入这个行业的,造车计划早于蔚来、车和家、小鹏等,这方面他是很有远见的,他对新能源汽车的前瞻性理解比任何人都早和深,必须佩服。不管老贾其他方面如何,他造车确实是认真的。

我是2014年在洛杉矶期间无意中获知“来自中国的某土豪在LA秘密招兵买马在干电动车”,当时国内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。FF91电动车在新能源汽车行业里有一定的口碑,是一款完全正向开发的纯电动汽车,大、长、靓,只不过老贾倒在了量产的前夜,浪费了近2年宝贵的时间。

要是他不去搅手机制造的浑水,要是他对手机制造多存点敬畏之心,要是他能够聚焦在乐视主营业务和提升用户体验等的持续投入,也不至于亏了数百亿,以至于整个生态轰然倒塌,继而影响到新能源汽车的持续投入。

罗永浩曾说过,锤子当初要是有几十亿的资金在手,可能早死了。这几天媒体报道老贾或和他关联公司在广州的投资,祝愿他能成功。

王峰:最近有消息说,特斯拉可能会在2018年底之前耗尽账上所有现金,或许它的生意没有想象得那么好,你怎么看?

郑刚:我是特斯拉产品的坚定信任者,也认为企业家精神是这个年代里创新、创造所需要的最宝贵的品质和财富。特斯拉目前碰到的问题是阶段性问题,特斯拉从成立至今已经“濒临死亡”好几次了。

从埃隆o马斯克开始接手特斯拉时死了一回,到后来车型设计出来发现成本过高,量产前全部推倒重新设计再死一回,再到撞到狗屎运,几乎免费拿到丰田和通用合资的加州崭新汽车制造厂,但因为不知道如何运营工厂,又死了一回。从上市开始到现在Model 3的量产,指标屡次落后预测,一直被预测要死。事实上,这家公司从诞生到现在我们享受着它的Model S/X等的同时,特斯拉一直是与死亡联系在一起的。

我认为这些都是因为它已经是上市公司,上市公司的问题就是财报和运营都必须定期公布。而往往二级市场没有耐心,也有很多傻瓜分析师的各种评论。这也是很多要立志做百年老店的CEO们要面对的困境。

我是特斯拉Model S在中国的7个首批用户之一,也是首批Model S P85和P85D的用户,虽然或多或少有些小毛病,但是它给予我的驾乘体验和科技感,以及性价比,让我坚定了智能纯电动汽车就是汽车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的看法,这是不用争辩的。


上一篇:河南男子游泰国手机掉大海 异国他乡丢失的手机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