尹鸿评《少年派2》:从校园“少年派”走向社会“少年派”

2022-09-23 04:29:09 文章来源:网络

本文转自:文汇报

《少年派2》时隔三年再度登上荧屏。作为续作,《少年派2》与《少年派1》在题材和气质上有着明显的不同。其中一个很显著的变化是,从校园“少年派”变成了社会“少年派”,就像剧中的角色和演员一样。

《少年派2》里,这**年轻人走出校园,开始寻找自身立足于社会的人生位置和意义,叙事的空间、表情达意的范畴极大拓展。前作的结尾意味深长,四个人在机场分手,不仅是物理空间上的各奔东西,也是社会层面的各奔东西,他们的人生、友谊、情感,未来的道路都会形成差异、甚至是社会分层的层沟。在《少年派2》中,这种不同道路的人生分界并没有被过度强化,反而借助于种种戏剧假设,令四人在大学毕业的档口重聚江州,借助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,勾勒洞察社会时代的静帧剖面图。

立足大的社会空间,《少年派2》在创作的覆盖面上更开阔。剧中涉及大量辐射当下的热点现象、**事件,例如直播、青年创业、剧本**等。疫情前,我在国内调研时发现,不论城市大小,剧本**替代咖啡馆、网吧等,成为城市**繁华商业街区**常见的****经营场所。这个行业由年轻人带火,很多文化产业的创作者也加入其中,“剧本**”俨然成为年轻人当下**流行的新**方式之一。《少年派2》对青年创业的描绘,就是从“剧本**”入手,展现这一领域发展过程中的酸甜苦辣,很有当下**,给予青年人鼓舞的同时也深刻的展现了创业的不易。适逢被看做“史上大****难找工作”的2022年毕业季,这部剧的播出,或者给正在处于找工作迷茫期的青年人一些思路。校园“少年派”变成社会“少年派”之后,电视剧和现实有了更多的丰富**和关联**。

植根公共话语场,《少年派2》主流价值观的传达也更为自觉。前作着眼青春家庭,叙事的重点集中在个人与学校、家庭之间的关系,青春气息更浓郁。《少年派2》侧重家庭社会,更具问题意识和人文关怀的**神,通过记述四为主人公从自己不同的困境中振作起来,重拾生活的勇气和意义,由青涩走向成熟的过程,展现时代社会对青年成长带来的各方面综合的影响,带来积极的启示和催人奋进的力量。我们还记得《少年派1》的结尾,同样留在江城上大学的江天昊对林妙妙说: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“二”。那种深情的友谊令人动容。而在第二季中,亚文化**减弱了,青春的躁动减少了,林妙妙们的个体特点淡化了,甚至她“二”的特**在这一季也不突出了。整体上来看,剧中四个年轻的角色都在快速成长,毛刺越来越少,电视剧更加具有教育**、主题**,青年人在这种现实主义逻辑中思想和行为成熟了。百川归海,成为**社会的一部分。两季《少年派》之间的承袭和开拓,与我们这几年电视剧语境和主题所发生的变化互文。

总体而言,在当下的现实题材创作序列中,《少年派2》融合创新的深度力度均首屈一指。类型元素深度融合,既保留来青春片的某些特点,又大大强化了家庭伦理剧的篇幅;视角站位更为宽广高远,与**季相比,这一季不仅题材厚重了、视野开阔了,而且风格样式也更加综合。当然,“少年派”的受众也发生了变化,假想当年看《少年派》的中**经过四年,已经到了找工作的时候,他们是本剧的基数观众,同时又因为社会面的扩展吸引、容纳一些新的观众来观看。可能是这样的考虑,使这部剧的创作班子虽然基本没有变化,但“少年”的派头已经有所不同,剧本中的台词金句依然很多,各位大家熟悉的演员还在演绎着角色的变化,第二季是**季的续集,也是**季的成熟版。

本文转自:大理日报

□又凡文/图

花20多元钱从下关百货大楼买三块处理鼓皮,在上班的某酒店工程部,照着鼓皮尺寸,将铁皮上端打四个孔,前后对应系上铁丝,像衣服一样穿在身上,再套上外衣带出去。两人配合,另一个分次把**铁丝当成皮带环在腰间,藏在衣服下,三根,分批拿出去,电焊成铁圈,**上铁壳,绷紧鼓皮,拿铆钉铆好,一套鼓就获得新生。

之后,拿这套新鼓,和队友在大理古城演唱,围听者众。

那是1996年,烈旗乐队主音吉他郭子、节奏吉他阿辉和他们的队友干的事情。炮制那面鼓,他们前前后后花了一个月。在那个“瞎子不怕老虎”的年龄,他们还把电表上的铁皮和胶圈当成拾音器,粘到红棉吉他里,再和录音机相连,把录音机当音响,加上自制的鼓,玩得很High。有一次,在人民路往南的新华书店门口演唱。当晚,郭子在超市上班,去不了,好在超市比邻新华书店,等乐队开演,他就**出去看,记得他们唱的是《真的爱你》。

那个时候,鼓手小**在苍山号游船工作,是水手,他做得**多的事情有两件:一是把船舵想象成一面鼓,拿筷子在上面打出心里的节奏;二是逃班在家里练鼓,因为船长果断把他的筷子扔了。

后来,小**经历水手长、三副、二副、大副后,成为苍山号的船长,承担起带领20多位船员的责任。他不再拿筷子打船舵,也不再逃班。他把工作和音乐分开,工作时对苍山号负责,玩音乐时和队友们全身心投入。

他的三个队友,主唱阿杜是个**食家,在解放军60**院附近开一家小吃店,在他看来,**食和音乐是一样的,千人千口,众口难调,好吃才是关键;郭子开琴行教**,他觉得就吉他弹奏而言,**的引领很重要,但**重要的还是自己多练习,熟能生巧;阿辉在大理古城绿玉路卖电脑兼电脑维修,在他的世界里,理想和现实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,没有现实就没有理想,好比他没有这个电脑店,或许今晚大家就不能在一起喝酒,更谈不上音乐了。

对,他们的贝斯手左思敏因为要相**教子离开了,所以阿杜只好兼贝斯,他觉得会分神,有点**。他们希望找到适合的贝斯手,或者适合的主唱,阿杜专心弹贝斯。但他们不会轻易将就,一定得合得来。

至于乐队的名字,烈旗就是烈火中的旗帜,在心中永远不倒的意思。队友们都是在大理古城一起长大的好友,友情在前,又有共同的兴趣爱好,所以断断续续,一直玩到今天,烈旗队友们都已年近四旬。他们觉得,人生有得有失,生命不止,摇滚不息。他们建了一个四个人的****,工作之余,生活间隙,聊聊音乐,聊聊生活,相约一周排练一次。排练室就在绿玉路上李明辉家,是一个地下室,方便而又生活化。

烈旗乐队的作品不算多,有《来过大理》《野人山》《你和我》等5首,曲风偏重,如同暴风骤雨。通常是主音吉他郭子想出一个旋律,大家共同完善,**终成歌。

2022年3月18日,烈旗的例行排练时间。还是在阿辉家,先后种种原因离开的主唱和贝斯都回来了,5个人又齐聚,不惑之年,继续一起在音乐之路上迈进。

他们说:“一起玩到大的老朋友,一周聚一次,一起玩音乐,就像有些人聚在一起打**、吃饭、喝酒,是生活中自然而然的事。”他们也很想念20多年前住也住在一起,一天到晚排练的日子,但毕竟那个疾风骤雨般的时代已经过去,剩下风轻云淡的生活。音乐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理想,而是生活中看得见摸得着的一部分,很真实也很温情。

上一篇:爱企查显示,张艺兴公司新增电竞业务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“网站整改中,内容已删除!”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温州之窗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