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房产快讯 >
走进四川凉山的广东志愿者:用支教寻找“诗和远方”--教育--人民网
2018-11-21 15:22:42  来源:网络
原标题:用支教寻找“诗和远方”

\

陈冠拍下的瞬间

\

陈冠和他的学生们

距离广州近2000公里的凉山彝族自治州,2000多米高的山顶早已茫茫白雪。谷连峰,峰连谷,山脉连绵。不过,提起凉山州,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然风光,而是山区贫困家庭以及那里渴望读书的孩子。

在广州工作没多久,“90后”小伙子陈冠便只身报名,成了凉山州一所小学的支教老师,这已是他陪孩子们的第二个学期。孩子们给他开生日“趴体”,他也给孩子们拍摄下童真的瞬间。

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妍 苏赞

近一年里,他几乎每天都会在山上寻到微弱的信号,将一张张“大片既视感”的照片分享出去,“勇敢、自信地向外界展示孩子们的才华——山里的孩子与城里的没什么区别。”

他的一个身份是广之旅导游,另一个身份是四川大山里支教的志愿者,而他在这两个身份间完成了准确切换。

走进雅安地震重灾区

“人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。”陈冠是不少人眼中典型的“90后”,喜欢在朋友圈用文字直抒胸臆,喜欢各色的人物景物摄影,也喜欢自由的旅行。

2010年,他考进了广州华商学院,读旅游管理专科。2013年4月,大学课程一结束,陈冠却独自开始了一场西藏之旅。

还没等安排好行程,4月底,“雅安芦山地震”的消息从各个渠道汹涌而来。“去那里会更有意义吧。”他当即停下西藏旅行的计划,买了火车票便往雅安去,并留在了那里做后援。

“年轻人都迫不及待想进入重灾区,不只是觉得那里需要人,而且觉得更有挑战性。”陈冠后来反思,自己为什么成为志愿者,又该怎么做一个志愿者。2013年4月27日,“头七”的那天,陈冠在日记中写道:“除了悲伤,应该还有种社会责任感,没人能在任何一场灾难中独善其身。”

从导游转身为支教老师

在结束志愿生活后不久,陈冠回到了广州继续做导游,环游世界仍是他的梦想。2014年他又重新开启了西藏之旅,他花了三个多月搭便车,去了云南、西藏、尼泊尔、四川、重庆、湖南。又用了三个月去往中国沿海、内蒙古、东北、海南。因为当导游,他重复走了中国各地好多遍。

而他的朋友圈里,除了绝美的风光摄影外,还多了不少志愿者的故事。“公益慈善”开始出现在他的生活和梦想里。2015年11月旅游,陈冠又认识了一个公益朋友,在大理山里给孩子派棉服。陈冠二话不说就参与到其中。

他用镜头记录了那段时间——一个学校里只有11个学生,一个17岁小学毕业的代课老师在教孩子;有个孩子的鞋底已经快掉了,而11月的山里已经很冷了。

尽管做的是好事,可陈冠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过客——有的时候一天走四五间学校,有的时候走两三家学校。陈冠索性停下了导游的工作,报名参加了支教培训,成为了一名山村支教老师。“老爸不是很支持,妈妈就由着我,后来,我妈把我爸搞定了。其实看着孩子进步,是一件很享受的事、很快乐的事。”经过面试、培训、考试,陈冠被分到了凉山州龙门乡千哈村的小学。

“这里是诗,但不是远方”

海拔2600多米的山上,高原气候让天气变化无常,信号也时常不好。陈冠面对着千哈村的小孩,倒是没多久就熟络了起来。他说:“在学校的时候,他们光看着你,就能笑大半天,开怀地笑,很开心。有些孩子家就住在学校外面,但是放假、放学的空闲时间,他们都会选择回来学校玩,有时就会缠着你。”

孩子会叫陈冠去爬山,他也总是答应。每次一大早,他在宿舍里就能听到孩子们在校门口喊“起床啦”。他说,跟他们上山是很有意思的事情,“一路上一群孩子跟你闹,给你摘路上的花、草莓”。

这个月,陈冠和另一个支教老师接连着生日,为此孩子们还精心策划,“有的负责望风,有的负责在黑板上写祝福,暗号一响,大家就藏起来,再突然给你惊喜。”在陈冠看来,每个孩子都值得温柔以待。

跨过无数山川和大海,看过无数绝美风光,最美的却还是这群孩子。陈冠喜欢摄影,于是拍了好多好多和孩子们一起的美照,分享这份美好,孩子的笑靥、真挚的生日会、一同去山上放风筝……有一次他在朋友圈感慨道,“总有人说你有诗和远方,这里是诗,但不是远方,这里是家”。

公益慈善也要有专业知识

不过,支教老师并不好当。陈冠在头几个月便总结了一个经验,“要当好一个志愿者,不能光靠热血。跟户外一个道理,没有一定的户外知识,你会把一个简单的旅行,弄得像户外探险一样危险。”

陈冠清楚地记得,他刚到学校的前三次考试,孩子们的平均分就出现了下滑:“上学期末,班上学生的平均分还在60分左右,结果支教老师来了之后,跌到了50分。”

他分析道,是由于自己前期对学生的情况了解不够;自己讲课的侧重点把握也不准;对中差生关注太少。陈冠慢慢了解每个学校的情况,还费心设计了互动“惩罚”游戏,以进一步激发孩子们的学习热情。

陈冠发现孩子们喜欢看他改试卷,因此急中生智:“我就说,我可以改你的,但是你的分数要是低于90分一分,我捏你脸一下,超过一分,你捏我一下。”陈冠这个点子让好多学生都参与了进来,现在一考完试,大家便围过来,喊着“捏脸”“捏脸”,后来还从捏脸衍生为画脸,“高一分就画一笔”。

今年6月,全班的平均分达到了72分。陈冠说,自己当时还被一个考了一百分的孩子画成了花脸猫,孩子在他的额头写着两个大字:“老陈”。

“最欣慰的是,几乎每个孩子都在进步。每天即使满课,也觉得很有激情。”陈冠说,支教学校一般有三年级、二年级、一年级和学前班,读到四年级就回去中心学校读。“在这里还有不少广州的支教老师,其中一个是白云区的,从一年级带到了四五年级。有老师在的时候,这个班级可能就一直在;老师走了,学生可能就要去中心学校了。但是有的中心学校太远,有的孩子可能就直接辍学。”

陈冠说,他希望自己起码能带完一个班,这样才能让孩子有一个好基础。“一个学期换一个老师的话,学生都需要度过一个漫长的适应期。尤其是对于低年级的孩子来说,基础没打好,后面就不好学了。”

陈冠用切身行动来解答自己对公益慈善的理解,正如他在朋友圈中所说的:“公益绝不只是给我们某个人来体验的。其实,公益首先是奉献,其次才是体验,我们不能本末倒置。从我们开始踏上公益这条路,不管是暂时的,还是长久的,只要还在付出,我们给予的那个地方,就会有所改变,无论多还是少,无论好还是坏,历史的年轮都会烙上自己的印记。”(李妍 苏赞)


上一篇:北京大学生物统计系成立--教育--人民网
下一篇:最后一页